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行医问缘》行医的诗 第二十二章 北境绝地(三) 行医问缘69文

《行医问缘》行医的诗 第二十二章 北境绝地(三) 行医问缘69文

发布时间:2020-09-20 14:59:0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溯烟上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行医问缘》的小说,是作者溯烟上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大胜关外,北戎营帐。 “大胜、大潼两关内的顾家军究竟什么时候能被一网打尽?”张扬狠辣的男声在帐内回荡。 暗处之人望着虎皮大椅上翘

行医问缘

推荐指数:10分

《行医问缘》在线阅读

《行医问缘》 免费试读


大胜关外,北戎营帐。

“大胜、大潼两关内的顾家军究竟什么时候能被一网打尽?”张扬狠辣的男声在帐内回荡。

暗处之人望着虎皮大椅上翘着二郎腿的北戎男人,回答得波澜不惊:“大汗莫要心急,如今的顾家军,绝对挺不过一个月,到时他们全军覆没,华国北境一破,呵呵……”

“你是说,我北戎的勇士还要和那群华国人纠缠一个月之久么?”呼延律的声音里满是嘲讽,“看来大巫师的药效力还不够足啊。”

“如今顾栎和顾松已经中了招,等过几日说不准其他顾家将领也能栽进去,剩下那些漏网之鱼,大汗英明神武又何足为惧?”

“这些漏网之鱼,可是要了我北戎不少勇士的性命!”呼延律手中的瓷杯飞了出去,溅了一地碎片,“那顾四郎可是还好好的?我看他守城时精神的很!”

“您和顾柏的恩怨我是知道的,所以特别为他准备了一份“大礼”。”那人平静的语调里带上了一丝阴鸷。

“是吗?我拭目以待。”耶律齐望着地上碎片的反光,嘴角勾起一丝冷冷的弧度。

两日后,双方按兵不动,各自修整。

顾烨顾老元帅在城内巡视,顾二郎顾辰逍随行。

路过隔离患病的士兵的顾家军帐,几个值守的军医忙出帐行礼,顾烨抬手免了礼数,先勉励了他们几句,又问药方研制情况。

得知依旧并无进展,饶是这位能征惯战的英国公,脸上也难得有失望神色一闪而过。

一行将士正要继续巡视,忽有一浑身缟素的年轻妇人失魂落魄走来,顾烨见其精神恍惚恐要出事,忙命身旁的卫兵上前搀扶。

那妇人却似无知无觉,径直走到顾烨面前“扑通”跪下,声音好似呓语:“顾元帅,求您让奴家见见我病重的夫君,我知道,他没有几天日子了……”

妇人面如死灰,众人见了无不恻隐。顾烨神色微动:“你丈夫也是我顾家军人?”

“奴家夫君跟随顾家军诸位将军征战多年,与家人聚少离多,如今听闻他身染重疾,病入膏肓,只怕……只怕连奴家最后一面也不得见了!”妇人说到伤心处,泪如雨下:“奴家婆婆已于五日前病逝,如今奴家别无所求,只求见我夫君一面,虽死无怨!求元帅和将军们开恩,求元帅和将军们开恩哪……”

妇人说完便磕头不止,嘴里只重复着这“求元帅元帅与将军们开恩”一句,后排士兵见此情状,俱皆动容。

顾烨想到家中妻女,亦有不忍道:“我顾家军人有此重情重义之妻乃至幸也,只是你若因此染病,又如何向你丈夫父母交待,你可将你夫君的姓名籍贯报来,自有军医为你传达,他们也定将竭尽全力救治所有人。”说着便躬身欲亲扶那妇人起来。

这妇人低着头哀哀戚戚,只道:“元帅若执意不允,奴家只能……”话音未落便拔下头上簪子朝顾烨刺去。

顾辰逍在一旁看得分明,怒吼一声“刺客”便扑上前将那妇人胳膊一扭,擒了下来。那妇人发起狠来,竟一口咬在他手背上,登时鲜血淋漓,顾辰逍吃痛,另一只手卡了她脖颈制住,又将伤手挣脱出来,急命士兵将人捆起关押。

那妇人胳膊已然脱臼,又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双眼直勾勾扫过众人,笑容诡异。待望向顾烨时,她面色一变,口中猛地喷出黑色的血来,顾烨并站的靠前的几个军官士兵皆被溅了一脸,再看那妇人已然气绝而亡,双目圆睁,那抹笑意还凝固在脸上,瘆人至极。

顾烨命人将妇人尸首拖走安置在城中义庄内,又下令队伍前进,顾辰逍让军医简单包扎了伤口,于是继续巡视不提。

待一轮巡城结束,众人回营帐稍作修整。顾辰逍正要命士兵解散,忽觉心脏剧缩,随即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与此同时,剧痛像一把尖刀狠狠剜进各处关节,令他几乎眩晕。

他想回帐歇息片刻,周围士兵的惊呼声一阵阵灌进耳朵,方才一道巡城的几个士兵已然倒在地上。

顾辰逸在收到父亲让他去县衙的命令时便猜到了八九分,直到他被远远拦在县衙后的一间屋前——这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接受军令,他只觉得五雷轰顶。

顾烨已除了身上的铠甲,他毕竟已略有了些年纪,不比儿子侄儿年富力强,然此时他于房内负手而立,身上的威势却不减半分,神色亦是如常,似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顾辰逸此时恨不能立刻冲进屋内看看父亲的情况,可下一秒顾烨的军令便截住了他。

“顾四郎可在?”顾烨的声音沉稳而坚定,与他之前下的每一条军令一般无二。

“回元帅,在。”

“本帅命你于门外三尺之外接令!”

顾辰逸咬了咬牙,最终猛地单膝跪下:“末将听令!”

“本帅如今无法亲在军中督阵,自今日起,一切职务暂由顾家军副帅顾柏暂代,每日戌时将今日军务回报本帅,如遇事无法前来,由你的副将林谦代为通禀!”

顾烨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无论是谁,绝不许靠近患病之人三尺之内,本帅也不例外!”

“末将……谨遵将令!”

顾烨又道:“先锋大将军顾枫,与本帅情况一致,然先锋部队不可一日无统领,本帅欲命如今的先锋部队副统领邱平暂代职务,你还须知会顾枫将军一声,亦可问过他的意思。”看不到儿子的模样,却也听得出顾辰逸回话时已是极力压抑着心中悲愤急切,顾烨叹了口气:“四郎,交给你了。”

“对了,小七年纪还小,年轻气盛,你与五郎必要好好护着他。”

“父亲放心,定要保重身体,一切还有孩儿与五弟担着。”

次日,北戎大将耶律庆在城楼下叫骂,一定要与华国大元帅顾烨单挑。

五郎顾辰达挺枪拍马而出:“区区无名败军之将,哪里配和华国元帅对阵!今日本将军就让你再尝尝被人从马上拖下来的滋味!”

耶律庆大怒迎上,霎时金铁交错之声不绝——现下顾家军为疫病所困,北戎则在之前的战斗中伤了不少元气,至今也未恢复,于是双方将领单挑就成了提升士气的利器。

几十招后,耶律庆渐渐不敌,忽听“叮”的一声轻响,一支直奔顾辰达要害而去的羽箭被将将挡开,挑落在地。

顾辰达大怒,长枪破空而出,招招皆往耶律庆命门而去,耶律庆见偷袭未果心下一慌,招式已乱,只能胡乱闪避,虽不曾直接跌下马去,却还是被削下一大片头发,只得灰溜溜退下。

顾辰达大笑:“我还当你长了什么本事,原来只是空长了胆子啊!”后方华国将士皆大声叫好,嘲笑之声不绝。

方才的冷箭正是顾辰逸挡下的,他早注意到,除了这个打前站的耶律庆,今天的“正主”还躲在北戎军中不曾露面,心下已有计较,出阵冷声朗笑道:“看来你们的主帅不仅是缩头乌龟,连手下的箭术都差劲的很哪!”

自顾烨与顾辰逍相继染病,症状来得比早前感染的人更加迅猛。顾辰逸深知,如果不能重创一回北戎的士气,给军医和郎中们留出研制药方的时间,顾家军全军覆没只是早晚问题。

“顾四将军的口气可真不小,”北戎军中恭敬让开一条道路,踱出一个男子来,正是大汗呼延律。

这呼延律瞧着约莫三十上下,相貌在北戎男子中有种锋利的俊美,只是这俊美被那双满是阴鸷狠辣之色的眼睛和一道巨大的、横亘了大半张脸的伤疤压了过去。

他一出阵,自有侍候在侧的卫兵为他牵来良驹,抬上兵器来。呼延律的兵器是一双打造精良的斧头,这斧头是北戎王族世代相传之宝,当年打造时,集北戎上下所有工匠之力才得了这一双斧头,连顾烨都曾赞叹此斧乃是世上罕见的神兵。

而能让呼延律抬出这对斧来的人,全天下也没有几个。

顾辰逸抖了抖长枪,一松缰绳,人已到了阵前。顾辰达便自退下,只在经过时轻声道:“四哥,留神鞑子使诈!”

顾辰逸点头会意,又听得呼延律叫道:“顾四郎,当日你在两军阵前羞辱于我,出尽了风头,今日便向你讨回来!”

“那要看你的本事!”紧接着便是金铁交接之声,一边是金斧劈砍,一边是银枪翻飞;斧刃如燕子穿花,枪尖似游龙飞虎,打得是如火如荼。

两下皆是鼓声大作,呼喝之声大振。百招之后,顾辰逸忽卖了个破绽佯刺一枪,拍马便走,呼延律打得兴起直追而来,却见一杆银枪一弯一翻,当头打来,要退已是不及,只堪堪避过眼睛,脸上立时多了一道长伤。

血自顾辰逸枪尖滴落,在地上开出一朵分外妖异的花,呼延律脸上一片血色煞是可怖,脑中却全是五年前北戎帅帐中与如今这位将军短兵相接,最终不敌,脸上还被匕首留下一道深伤的场景。

华国士兵当下喝彩不绝,皆是蓄势待发,而北戎这边的士兵则军阵渐散,已有溃败之向,呼延律怒火中烧,只得下令全军撤退。

顾辰逸知城中兵力空虚,且手下将士连日作战,皆是一人要打几人的仗,已然疲惫不堪,贸然追击实在不智,便也鸣金收兵,众将士退回关内城中修整。

《行医问缘》 精彩点评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行医问缘

作者:溯烟上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您的奖励清单如下!1:每天早上6点30分,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锦鲤打个气!2: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3: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4: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帝王服务,殡至如归!5: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嗨skr人!……各种欢乐,力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