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枝上红狸》网红狸晚晚 耽美狼 枝上红狸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9-22 14:58:51

《枝上红狸》网红狸晚晚 耽美狼 枝上红狸下克上 连载中

《枝上红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二两葛根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张瑾,木易

《枝上红狸》由网络作家二两葛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瑾,木易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彩蝶!”张煜礼突然转过头,看着背对着他犹自呆愣的彩蝶。“你在做什么?我让你取东西,你在那边做什么?!” “啊……我……”彩蝶立...展开

《枝上红狸》免费试读

“彩蝶!”张煜礼突然转过头,看着背对着他犹自呆愣的彩蝶。“你在做什么?我让你取东西,你在那边做什么?!”

“啊……我……”彩蝶立马回过神,慌张地取出抽屉里的东西,一转身,那张煜礼已经在她身后站着,就那样如同阎罗似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在做什么?!”

彩蝶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嘴角都因为极度地恐惧而不由自主的抽搐。就差一点点,她就可以找到那个秘密了。就差一点点,她就可以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眼前这个恶魔了。可……

“我……我……”

张煜礼一皱眉,“我问你在做什么?”

“奴婢,奴婢,找到了它!”彩蝶认命似的飞速把手中东西交了出去。任何时候保命最重要。否则她还没查出个什么,就已经带着秘密永远地闭上了嘴巴了。

“银镯……”张煜礼抬起手,有些颤抖地去拿彩蝶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追着银铃铛的银镯子。是他曾经送给她的唯一一个礼物……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他跟着张瑾进了尚书府不久,那天……

“小姐,小姐?”木易红着脸小声地叫着睡在床上的张瑾。那时他们都还年少,却早已情窦初开。

张瑾一睁开眼,就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红着脸的木易。一下子慌了神,也乱了心。

“你进来做什么?女子闺房你一个男子怎么能进来!你给我出去!出去!”张瑾捂着被子红着脸推搡着木易,让他出去。

木易也是一时心急,不管不顾地就冲了进来,只想给她一个惊喜。却忘了男女之别。张瑾不说还好,一说那本来就红着脸的耿直男孩儿一下子连耳根都红透了。

木易慌慌张张地出了房门,就坐在门口等着,顺便看看那庭院中老槐树,也吹吹风。

“木易……”张瑾噘着嘴,怯生生地唤了一声蹲在门口的男孩儿。她脸蛋粉粉的,说话语气带了些委屈。木易一看见那粉嫩可爱的女孩儿站在自己面前,那刚刚吹冷的脸颊一下子又烧了起来。

张瑾噘着嘴,戳了戳木易,“喂!你大清早的,找我来做什么?”

“我……”木易一抬头,又看见那女孩儿粉粉的脸颊,又忍不住低下了头。只是把手中的东西举起来呈到那女孩儿的面前。

“给……给……这……我……我……”木易一着急一紧张,想说的话什么都说不出来,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气呼呼地在原地跺脚。

张瑾憋着笑,拿起了被男孩儿当宝贝似的精心呈上来的东西,细细地打量。

“原来……是个银镯子呀。上面还坠了铃铛!”张瑾笑着把那银镯子提起来在空中摇了摇。早晨的阳光透过树缝照在了张瑾白皙的脸上。那女子摇着银手镯的画面是那样地美好。

“小……小姐,喜欢吗?”木易小心翼翼地看着张瑾的脸色。

张瑾琥眼睛笑成了月牙儿,那银铃铛在空中欢快地作响。

“喜欢,当然喜欢。这可是木易送瑾儿的第一个礼物,也是瑾儿……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张瑾咬着唇细细抚摸着那对做功并不精细的镯子。今天本是她的生辰。可她早就习惯了不过生辰的日子。从小到大,她从没有一次对生辰抱有什么希望。只是,今天,她收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礼物。

“小姐,小姐,喜欢就好。”

“嗯嗯。我要把它放在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好好珍藏着。”

“小……小姐,不戴吗?”木易看着那镯子,结结巴巴地说。一出口就觉得自己不该多此一问。小姐愿意收他送的礼物就已经很好了,而且还说会好好珍藏。可他得寸进尺,非要小姐戴上。小姐明明一直都戴的是那只翠玉镯子。那只翠玉镯子才是真正的配得上小姐的镯子。

谁料木易心中百转千回想了许多,张瑾却是噗嗤一笑,“你也是第一次送女孩子东西吧?”

“啊?……”

张瑾还是笑,笑地那样温柔,微风吹过脸庞,那般沁人心脾。

“你这个镯子给七八岁的我戴还差不多。”

“啊?我……”木易一下子窘迫地无地自容。他以为她那样地瘦,应该戴最小的镯子才合适。

“好啦……木易给地镯子,我还舍不得戴呢!就让我好好珍藏吧。好不好?”

好啊……当然好……

放在她手心的那对镯子。

多年后放在他手心的这只镯子。

分明是一对,如今却只剩下了一只。

它本该是成双成对的啊……

张煜礼死死捏着那只银镯子。上面的铃铛硌在他手中,他都丝毫不觉得痛。让他最痛的,是她的决绝,她的冷漠,她的毫不迟疑地离开。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离开我。

“不……不可以!张茹,你给我醒来!给我醒来!”张煜礼突然疯癫了,站起身一巴掌一巴掌狠狠地打向那张惨白的脸,“你的命是我的!你是我的!你的所有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可以死!你怎么可以违逆我!我不准!我不准!你给我醒来!醒过来!”

他嘶吼着疯狂拍打着死去的张茹。

“少爷!少爷!您放开小姐吧,小姐已经去了……她自己去了……”彩蝶哭着抓着张煜礼的裤腿,苦苦哀求。

“滚开!她没有去!她去哪儿了!她还在这里!你这死丫头,你胡说些什么!滚开滚开!给我滚开!”张煜礼一脚踢开彩蝶。

彩蝶被重重地踢飞出去,撞到墙上,又跌落在地上,一口血吐了出来,晕了过去。

“她说你死了,我不信。你不可能死的……”张煜礼痴痴地看着张茹,无比爱怜地抚摸着那披散在床榻上的长发,“我没有允许你死……你怎么可以死呢?啊?”张煜礼猩红的眼瞬间变得阴险狠厉,一只手狠狠地掐中了那尸身的脖颈,“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死!你的命是我的!”

掐住那脖子的手逐渐发力,已经深陷入那细嫩的脖颈,可那人仍旧没有分毫的挣扎和反应。

张煜礼颓然放下手,呆立了良久良久,突地自嘲地笑了,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成功,亲眼看着我一步一步踏上高座。可我还没成功,你怎么可以先离开我了呢?

我等着有一日我光明正大地来接你,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弟弟,我是这离国的皇子,将来会是这离国的皇帝,我要一统天下,我的雄图霸业没有完成,你怎么可以先撇下我。你要看着我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啊。你怎么可以……

听说虞国要和离国联姻,他们精挑细选竟选择了你做和亲公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有意而为之。所有人都知道了,下人一个一个地都知道,可我竟一直被蒙在鼓里,最后一个得知你即将要远嫁虞国。圣旨一下,再无回旋余地。

犹记得那时年少,我流落于街头,捡着过往路人丢下的剩下一口的馒头,拼着命的,从狗嘴里夺食物。只为了能活下去,他毫不在乎那日日夜夜地寒冷煎熬。过往路人唾弃着他,用脚使劲踩着蹂躏着他伸出去捡剩饭的手。好痛。可是再痛也要拿到那让自己能赖以活着的一口脏馍馍。春来冬又去,他总想着有一日能站在最顶端,他再也不要过这样可怜可恨的日子。

是那尚书府中最不得宠爱的庶女救了我。像他生命中最温暖的一道光,照亮了他悲惨灰暗的日子。只是一个同样可怜同样熬着日子苟活着的孩子,冬日大雪纷飞,一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他就一个人瑟缩在墙角。无边无际地寒冷,他努力抱着自己取暖,缩成了一团。在天地之间,他真的太过渺小,太过无力。就在他觉得他要被冻死在这离国的冬季时,她出现了。裹着粉色的披风,走到了他的身边。那小小的穿着绣花鞋的脚走到了他的眼里,他顺着那粉色披风一寸一寸地往上看。那时正是正午时分,冬日尤其雪下得厚厚的一层的时候,正午时分阳光正是刺眼,就一点点阳光都因为白雪照地甚是刺目。那冬日里刺目的阳光就这样挡住了那个女孩儿小小的脸。

街头上混地久了,什么人穿得什么质地的衣服有些怎样的身份和地位。在他眼里,所有人都分成了三六九等。眼前这个女孩穿着固然考究,不比平民百姓的衣不蔽体,或是随便能保暖的袍子,可她身上衣服却看着像是穿了几年,材质也不算上乘。这大概是那个官宦人家的妾生的女儿。那粉衣女孩儿走到他面前,竟然蹲下了身,看着他,掏出了一包点心,拉着他满身冻疮的手,将那点心放在了手心里。从未有人这样对待过他。从未有人注意过脚底下摆着的他的手,没有人会蹲下身来与他平平地对视,更没有人会像这个女孩儿一样拉着他手,在他手心里放一包点心。这一瞬,他的泪水夺眶而出。从小的辛酸,拼了命地挣扎,无数次在寒冷中瑟缩成团。唯有那女孩儿小小的温热的手给了他温暖,丝毫不在意地上的灰尘弄脏了她的衣袍,不在意他粗糙而丑陋不堪的手。

他那时候就下定决心,他一定要留住这个女孩儿。一辈子。只有她,会给他陪伴给他温暖,给他救赎。

《枝上红狸》精彩评论:

作者(二两葛根)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张瑾,木易)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张瑾,木易)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张瑾,木易)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张瑾,木易)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