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嗟来的食》嗟来的食 南柯一凉 耽美狼 嗟来的食蕾丝

更新时间:2020-09-14 00:56:27

《嗟来的食》嗟来的食 南柯一凉 耽美狼 嗟来的食蕾丝 连载中

《嗟来的食》

来源:作者:南柯一凉分类:现实主角:梁二,土根

《嗟来的食》是南柯一凉写的一本现实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嗟来的食》精彩章节节选: 夜晚人歇,工棚前的空地,多了许多彻底没事的人。没事,便又扯起有关离三的各种版本。 笑自然在所难免,但也有不满足人前背后笑,他们想...展开

《嗟来的食》免费试读

夜晚人歇,工棚前的空地,多了许多彻底没事的人。没事,便又扯起有关离三的各种版本。

笑自然在所难免,但也有不满足人前背后笑,他们想找出当事人,当面奚落一番。

“算了,这事怪丢人滴,多少给人留点脸。”有人看不下去,劝阻说。

“怎么能算哩!”

也有不依不饶的,不知分寸的年轻人均多,坚持要找,特意跟着吴能、梁二柱子,结果找了半天,也没见离三的人影。

这时,有人怀疑了:“是不是假的?”

吴能立马站出来反驳:“肯定是觉着丢人躲起来了。”

大家都觉得后者更有理,于是耐着性子明天继续找,反正人跑不了,准在工地里。

上班的时候,工人依旧卯足了劲儿加油干,下工时分,抽空打听“李三”下落的大有人在。可是,李家村的人不说,马开合不说,李天甲不说,任梁二柱子他们有心找,可就是找不到人。

“梁二柱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工地有这号人吗!”

质疑声多了,梁二柱子气急败坏道:“咱没说谎,那人是李土根的同乡,他还托关系让进了钢筋组呢!走,问李土根去!”

“啥,李三?跟额这次从村来滴,就没人叫这名的!”李土根面对兴师动众的二十多人,眼不眨,心不慌。

梁二柱子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人瞧他的眼神不对,充满怀疑,顿时气得脖子跟脸通红,“放屁,人明明第一天上工吗的就跟在你后头,你咋说瞎话!说,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

李土根冷笑一声,回呛道:“藏?没这号人老子藏球子!倒是你,天老子的,跟额有仇就直着来,像个小媳妇似的编瞎话嚼舌头,也不怕摔了大男人们的面子!”

“搓打门娘,人一定是给你藏!”梁二柱子抻长了脖子,扯开嗓子喊,“大伙,俺可没胡说,人给他们陕北的藏喽!”

“滚球子,没这人额藏个屁!”李土根啐了一口痰,昂起下巴。“要不,额俩打个赌?”

梁杆子赶紧拉住作势答应的梁二柱子,把他的口封住,小心地问道:“赌,赌啥?”

李土根蔑笑了下,两手举得高高的,“哎,大伙静静诶!这样,额这人不像他们小气,就先不怪罪他们晌午嘴烂口毒,诋毁额们陕西人。现在啊,既然他们非说工地里有李三这么个同乡,成啊,那就找啊!找没找到,这事不就白了。反正他要是一个工人,还在陈头跟额师傅下呆着,哪能不干活,肯定出来干钢筋。到时,大伙可以找找嘛!“

“是啊,是啊!”围观凑热闹的异口同声地附和。

李土根见状,心里笑嘻嘻,按离三教的,接着起哄:“是吧。那额就跟他们赌这个,就赌这个人找没找得到。咋样,梁二柱子,你说有这人,还他娘地用他污蔑额陕西人,那你有种赌吗!“

“赌啊,有啥不敢,赌什么!”梁二柱子扒拉开梁杆子的手,大吼道。

李土根的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神情,“嘿,额陕西人度量大,也不占你便宜,也不给工头师傅添乱子,简单,谁输了,就请谁一帮人摆一席,请个牛栏山,咋样?”

梁二柱子狞笑道:“成,老子非喝哭你们!”

李土根起哄道:“那就定了。不过,有句话得提前说,就是这个找人的时间啊,可不能说一直就一直,你得给额一个期限,不然你找不着一直拖,那额这顿酒还喝不喝,是不是,大伙!”

“对,对!”李家村的人分散扎在人堆里,率先叫出来,其他看热闹的一样相应,纷纷攥着拳头举起手助威。

“梁二柱子,人图昆说得对,得有一个期限呐!”

“行,你说多长!”梁二柱子自认为赢定了,自信满满道。

李土根暗想盘算得逞,“一个月,敢吗!“

“他娘的,有什么不敢,老子还嫌一个月太多呢,半个月就成。只要这小子搞钢筋,老子就能揪出来。”

“成,那就半个月!”

梁二柱子转回头,大手一挥,跟一片人讲:“哼,到时候,大伙都记得来看,一块笑笑这个缩头的乌龟。”

“好!”

应承归应承,上班那会儿,哪有时间到工棚围观,也就托在钢筋工作的朋友同乡帮忙留意着。然而,一天接一天过去,人到底是没找到,不少工人暗暗地觉着或许就是瞎编的。

但其实,离三一直都在工地,只不过他人和马开合一块在楼房绑扎钢筋。因为好巧不巧,这几天天气预报着下雨,尽管从前几天的天气看,很难相信明后有雨,可没辙,那是清明前后。

清明的天气是怪的很,前一阵子可能又是红日又是晴空,下一秒就湿蒙蒙要下雨。但凡有雨,绑扎的进度就要加快,因为钢筋淋过雨就会生锈,要抢在水锈前浇筑,不然就不是返工那么简单,得重新耗费一批钢筋,这都是钱。

因此,按陈国立的意思,钢筋组得加班加点,抓紧把后边的进度超前做了。这些天,钢筋队组的活儿很重,梁二柱子也忙着绑扎,心里虽然急,可根本顾不上这一茬。况且,乌云密布,在阴天里干活,这种环境,愣谁也难以辨认谁是谁。

慢慢地,两天过去了,工地翻了底朝天,找了几遍也找不出“李三”,大多数工人全当是梁二柱子、吴能他们编的,一笑而过,再没兴趣找离三。

李土根兴奋极了,吃饭的时候问:“哎,离三兄弟,两天一过,咋就跟么事一样,大伙都不议论了?”

“新鲜没了,自然就不传了。”

风波就在新鲜劲儿一点一点消散中不声不响地化解了。

也许再过几天,或者几周,或者一个月以后,等梁二柱子愿赌服输,请李家村的人喝牛栏山的时候,工地的人才回想起,噢,还有这事!

若有人重提这件事,差不多就像人们再讲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似的,久远得不知是什么时候发生似的,也忘了故事是真是假。

就像李寡妇,她的本家也是李家村。丈夫不幸去了,从婆家就搬回娘家,没有娃娃,安安稳稳和老娘一起过。按辈分,离三应该称呼她一声“李二婶子”,但全村上下都叫她“李寡妇”。

这么喊她,不是幸灾乐祸戳她的痛处,也不是点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而是发自内心地敬佩她。因为她赡养的老娘,不是生她的妈,而是她婆婆,她家里的爹娘早在她出嫁十多年就去了。她把婆婆接到李家村住在自己那口窑洞,把丈夫那屋子好窑,不吝啬腾出来给小叔作了婚房。

她被村里人一直唤“李寡妇”,而不叫李二婶子。因为李家村的婶子很多,但“寡妇”就她一个。但不是说村里就没有寡妇,只是李寡妇把她寡妇能做的都尽到了。名节全了,孝义全了,妇德全了,要说没全的,也就是不幸没有个后。

然而,就像她这样一辈子受村里敬重的人物,死了就一两年的工夫,村里那思念、那敬重渐渐地淡了许多。

那些她的故事——不改嫁照顾她婆婆、省吃俭用接济她叔子、舍生忘死跳水救孩子——村里面上年纪的有的记得,有的不记得,还有很多故事兴许都不记得了,而与她不相干的李土根、李仲牛,显然全忘了。

然而,假如她果真有子女,他们会铭记吗?

就算是清明节,活着的人即便按照习俗,带上纸扎,带上香火,上山祭祀,却那大排长队的人群里,有多少脑海涌现死者的生前,怀揣哀思在纪念?

或许有很多是真心,不远万里也回祖墓坟茔,但难保另一些不是随波逐流,哪怕与死者在世有多么深的感情。

因为死了,阴阳两隔了,纵使有形的东西也同他割裂,就连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身体都不再属于他,又何况是感情这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们来到坟前,在阴沉沉的天色下,面对坟土哪塌了一块或几块的坟茔,看正对面墓碑上的青苔,看周遭遍地丛生的杂草,麻木,视而不见。他们来,不像是祭亲思怀,倒像是在做一场仪式。

烧铜钱纸、烧纸钞、烧扎彩、燃红烛、点线香、洒黄酒……

事实上,的确是一种仪式。

但这一系列的形式,是为了留给生者充分的时间,让他们暂且把世俗琐事搁置一旁,能全身心回忆起死者生时的片刻记忆,将为时间掩盖深藏的那股哀思,渐渐地释放出来。

它需要时间,因为生活这壶热水,倒进人这一杯碗里太多次了,几乎无时不刻不再冲泡对死者怀念的这点儿茶叶。

起初一泡二泡,清香有余但伴随苦涩,接着三泡四泡,苦涩少了却带着流连,然而次数多了,茶叶没换,那茶杯里能喝到的滋味,迟早成了开水的平淡味,没有悲,没有喜,尽管里面飘着茶叶,人还记得名字。

等仪式做完,时间到了,上坟的人假如品茗不出茶香,可以说,那杯茶水淡得没有味了,也可以说,生人与死者之间的那段感情,兴许断了。又或者,时间不够。

不过,他们不会因此多留片刻,会如过江的鲫鱼随下山的大流回阳间的家。

毕竟死去的人岁月无限,而活着的,时间不太长。更何况人死了,不能复生,与他共有的一段即将消逝的感情,莫非能重燃?

当然可以重燃。

铭记下与死者生前的点点滴滴,毋论清明,时不时挑拣出来勤勤擦洗,就会像重沏了一壶新茶,旧的滋味尚存,新的茶香或能四溢。所以——

清明节,离三即便不回陕西,即便不回村子,他不去两座山,不到两座坟,不能磕头,不能上香,但他其实依旧过着节,只是化繁为简,少了形式,

《嗟来的食》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南柯一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梁二,土根)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南柯一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嗟来的食》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梁二,土根),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嗟来的食》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