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总裁的美丽娇妻下载 straight(直人文)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6-02 14:55:49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总裁的美丽娇妻下载 straight(直人文)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父子文 已完结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

来源:作者:肖若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季维扬,安琪

主角叫季维扬,安琪的小说是《季三少的美丽娇妻》,它的作者是肖若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陆安琪顿了顿,又意味深长道,“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 展颜僵直的坐在原位,眉心却越锁越紧,若非陆安琪提醒...展开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免费试读

陆安琪顿了顿,又意味深长道,“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

展颜僵直的坐在原位,眉心却越锁越紧,若非陆安琪提醒,她还不曾留意,她和陆安琪的眼睛真的很像,就连笑容也有几分相似。

“终于发现了?你的确有几分像我。”陆安琪傲慢的看着她,那姿态还有几分居高临下之感。“现在懂了吧,维扬娶你,对你好,只因为你长的像我。但再像又如何呢,他真正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现在我回来了,你也该功成身退。如果不想一辈子做别人的替身,那就和他离婚吧。”

她话音落去后,屋内瞬间陷入了死寂,展颜目光茫然的落在一处,白皙的面容依旧淡漠的没有波澜,这让陆安琪多少有几分不安。

片刻的愣神后,展颜突然一笑,啪的一声将原子笔丢在桌上,“陆小姐,你的故事很精彩,可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对别人的故事一向不感兴趣。李护士,叫下一位病人进来。”

“这……”陆安琪愣在当场,展颜的反应显然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下一个病人已经推门而入,是一位中年妇女带着儿媳妇来做产检,那妇女倒是有趣,二话不说便将陆安琪从椅子上推了下去,扶着自己儿媳坐下。

“你干什么?有没有素质。”陆安琪踉跄两步,险些摔倒。

“你不是看完病了吗,还赖在这里做什么。”那妇女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

“吵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想看病的就走。”李护士拔高声音吼了句。

那妇女顿时消音,陆安琪骄傲的哼了声,丢下一句话后转身而去。她说“魏展颜,你很会自欺欺人。”

陆安琪离开后,那妇女将B超报告摊开在展颜面前,迫不及待的追问,“这是刚照的B超,医生,你看我儿媳妇这一胎是男的还是女的?”

展颜低头看着眼前报告上的字体变得越来越模糊,一颗泪珠不受控制的便滴落了下来。她迅速的抹掉脸颊泪痕,然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为病人看病。

一天的门诊,几乎耗光了展颜所有的力气,她独自一人站在走廊的窗前,唇角含着自嘲的笑。她从不知自己竟然可以如此冷静理智,明明心痛的快要死掉了,却还能若无其事的为患者看病。

“展颜?你怎么站在这里?”一道低沉的男声从身后响起,回头,不知何时高宇轩已经站在她身后。

展颜温笑,轻描淡写回答,“要下班了,站在这里透透气。姗姗还没出院吗?”

“刚办理了出院手续,明天早上就能回家了。”高宇轩在她面前停住脚步,看着她,缓缓的蹙起眉心,“展颜,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

展颜沉默,迟缓的摇头。此时,一阵风从窗口灌入,拂乱了她额前碎发,高宇轩几乎是无意识的伸指想要触碰她发梢,这是他曾经最熟悉的动作,然而,曾经已经过去,如今的展颜,再也不是他的女孩儿。她侧身避开他的触碰,然后,他的手就那样僵持在半空中。

又偏偏那么巧,他触碰展颜的动作,被从病房中走出的魏姗姗看在了眼中。她疯狂的扑上来,歇斯底里的嘶喊,“魏展颜,你这个狐狸精,你还要不要脸!”

啪的一声脆响,魏姗姗的一巴掌彻底将展颜激怒了,她用手掌捂着脸颊,目光冷冷的看着她,“魏姗姗,你不应该出院,最好到精神科去检查一下。”此时的魏姗姗在她眼中就像疯狗一样,逮到机会就会扑上来咬她一口。

这里是医院的走廊,院里的医生护士人来人来,展颜身上已经落满了异样的目光,她根本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被人指指点点,漠然的转身离开,全然不理会身后魏姗姗的咆哮。

“魏展颜,你就是心里有鬼!你勾。引别人的丈夫,你下。贱,你真恶心……”

“闹够了没有!还嫌不够丢人吗?”高宇轩扬声打断她,扯着她回病房。

展颜开着甲壳虫饶着偌大的城市转了整整两圈,却依旧没有终点,她突然变得很茫然,从未有过的茫然。城东是父亲的政府大院,而城西是季维扬的别墅,可是,无论哪一个都不是真正属于她的家。

她只能站在幸福的边缘,温暖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渴望而不可及。

展颜最终将车开到了海边,黑夜笼罩下的海洋是深不可测的颜色,巨浪翻滚着,好像随时要香噬鲜活的生命。

她独自一人站在海岸凸起的岩石上,将一捧白菊花放在了脚下。她的目光茫然的看向远方天与海交汇的地平线,她的外婆就葬在这里,六年前,是她亲手将鲜花与外婆的骨灰一同洒入这片海域。

“外婆,我来了,颜颜来看你了。”展颜的双手置于腮边,对着大海呼唤。

因为陆如萍对她的排斥,展颜自幼跟随在外婆身边长大,外婆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她给她最好的教育,给她无尽的宠爱,在外婆去世之后,还留给她一大笔财富。然而,展颜却将那些钱以外婆的名义捐给了希望工程。很多人都说她矫情,说她做作,可展颜只是不喜欢不劳而获,她觉得那些财富并不是属于她的。

第一次见到季维扬,就是在外婆的葬礼上,他穿着一身笔挺的纯黑西装,在外婆的遗像前三鞠躬。那时的展颜对他还是十分陌生的,只隐约听父辈提起,季维扬在同辈人中是最低调,也是最优秀的,但她对他的印象也仅限于此,因为,之后的经年,他们再没有过交集,直到那一场醉酒后的意外,从此,她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了色彩,除了等待,还是无尽的等待。

展颜坐在僵硬的大礁石上,海风扬起她的裙摆和披肩的长发,她低着头,泪珠一颗颗砸在手背上,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每一次受了伤,就只会躲到外婆这里疗伤。外婆活着的时候对她说,颜颜是娇弱的女孩子,不必故作坚强,那时,她有外婆的怀抱依靠,可是,现在外婆不在了,她只能依靠自己坚强的活下去。

“小姑娘,怎么还坐在这里?晚上海风大,很危险,你快下来!”手电筒的亮光在展颜身边来回的晃动,是海滨公园巡夜的老大爷。

展颜快速的抹掉脸上的泪,脱下高跟鞋,摸索着一步步小心的走下礁岩。

展颜开车回到山顶别墅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她疲惫的进门,长发被海风吹得凌乱,手中还拎着红色高跟鞋,模样极为狼狈。

黑暗中,她看到沙发上的季维扬时,先是一惊,而后想起,浑浑噩噩中日子过得飞快,今天又是八号了。

谁也没有开灯,黑暗中,季维扬静静的凝视着她,眸底的颜色比夜色更深沉。彼此沉默,展颜在短暂的呆愣后,越过他径直向卧房走去,对他完全是视而不见。

季维扬嘲弄一笑,熄灭指尖烟蒂,起身向卧室走去。推开。房门,他看到展颜坐在飘窗上,卧室内同样漆黑一片,窗外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苍白的容颜上,感染出一种莫名的凄凉。

季维扬嘲弄一笑,熄灭指尖烟蒂,起身向卧室走去。推开。房门,他看到展颜坐在飘窗上,卧室内同样漆黑一片,窗外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苍白的容颜上,感染出一种莫名的凄凉。

“情绪不高?怎么了?”他在她身旁坐下来,平淡询问。

展颜长长的睫毛颤动,唇片一开一合,声音清冷,“季维扬,你会唱《灰姑娘》吗?”

“不会。”他淡漠的回答,声音不带一丝波澜。

“那你会弹吉他吗?”她继续问道,头埋在双膝间。

“不会。”答案与刚刚如出一辙。

“那你会打篮球吗?”

这一次,季维扬沉默了,如果刚刚的两个问题只是巧合,那么,绝不可能巧合第三次,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他看着她,目光越来越深。

没有等到他的答案,展颜扬起小脸,凄苦的笑,然后,开始低哑的歌唱。

“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我总在伤你的心,我总是很残忍,我让你别当真,因为我不敢相信……也许你不曾想到我的心会疼,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我曾经忍耐,我如此等待,也许在等你到来……”

她苍凉的歌声,一字一句好像利刃戳在他心上,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他微怒的伸臂扯过她身体,有力的手掌压在她消瘦的肩头,沉声道,“够了,别唱了!究竟是谁和你说了什么?”

“结婚三年,我从不知你会弹钢琴,是不是很讽刺呢。”展颜讥讽一笑,抬眸看向他,一张小脸上早已挂满泪痕,她挣扎着推开他,用力扯开身上的小外套,“季维扬,你回来如果只是想发泄,那就快一点。如果不是,请你滚开。”她手臂颤抖着指向门外。

她再一次成功的激怒了季维扬,他冷笑着,两指捏起她下巴,修长冰冷的指尖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但他墨眸中的冷冽,传递着危险的信号。“魏展颜,你真懂得如何伤我的心。发泄?好啊,只要你承受的起。”

他不带任何温度的占有着她,强势而野蛮,展颜痛得几乎痉。挛,脆弱的娇躯在他身下不停颤抖,她紧咬着唇,鲜红的血滴混合着泪珠一滴滴落在纯白的窗台板上。

她的身后是巨幅的玻璃窗,昏黄的灯光不停的从窗外照射进来,这样的感觉让展颜觉得自己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暴露在人前,羞辱感将她整个淹没。

季维扬压在她身上,喉咙中发出一声闷哼。展颜的美丽,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季三少的美丽娇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肖若水)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季维扬,安琪)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肖若水)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季三少的美丽娇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季维扬,安琪),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