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云槿赋》云槿 圣水 云槿赋GV

更新时间:2020-03-25 22:01:30

《云槿赋》云槿 圣水 云槿赋GV 已完结

《云槿赋》

来源:作者:绛霄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悠,云啸

《云槿赋》作者:绛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云悠,云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惊讶的不止云悠,当他回头看向身后娇小的白色身影,那双深邃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看见眼前和自己戴一样面具的云悠,虽然愣了一下却随...展开

《云槿赋》免费试读

惊讶的不止云悠,当他回头看向身后娇小的白色身影,那双深邃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看见眼前和自己戴一样面具的云悠,虽然愣了一下却随即被冰冷取代。

此时腰间的疼痛突然再次传来,让云悠清醒了,她看见地上断成三段的白玉镯,有些心痛的蹲下身子捡在手中。虽说不是那个有着木槿的镯子,可怎么说也是个上好的物件。将白玉镯揣进怀里,她站起身打量起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挺直了身子也只勉强到他的胸膛。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黑衣掩不住他修长而略微纤细的身子,长发上系着与衣着一样墨黑的丝带。白皙剔透的面庞上那狭长的凤眼仿佛生来应该被娇媚占着,可此时却是满布冰冷。除了这双凤眼,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那高挺的鼻梁。只这半张脸便知其定是俊美异常。

还记得刚才击在三角眼胸口的手掌,任谁也看不出是男性的手,柔顺白皙的连骨节都似有似无。

他静静的看着自己,眼里虽然冰冷,但仔细些能看出其中隐隐的歉然。怕是因为镯子碎了的缘故。

云悠有些迷茫,这样容貌的一个少年应该是妖娆的,可此时从他身上却看不出一分妩媚。仿佛冰天雪地里的冰凌,晶莹剔透却冷到骨心。

“恩……谢谢。”云悠看着他站在那里似乎没打算说什么。想了一想,还是朝着少年道谢。虽然玉镯还是碎了,但毕竟他是真心帮了自己。可也解她憋屈了半天的一口闷气。

少年冷漠的眼神闪过一丝不解,并没有说话。但他转眼看向云悠的腰间,眼中的冰冷更深。

这时云悠才又感觉到腰间的伤口更加疼痛,她随手摸去却是湿的。回身低头一看,原来右边腰间的白色衣裙早就浸成了暗红。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也留了不少血。

还没等云悠有任何反应,少年却突然抓起云悠的手,呆愣中竟被少年带着朝路边走去。那只柔软修长的手并不似眼神的冰冷,虽然透着冰凉,却隐隐又有着温意。一路上少年用冰冷的眼神扫过看热闹的人群。人们纷纷避过头去不敢再多看一眼,假装无事的各自散去。

云悠还没有搞清状况便被少年拉到了路旁的一个小面摊旁。他转身递给了摊主一两碎银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拎了根长凳让云悠坐下。那摊主连忙大喜的收下,倒是有些迷茫这冰冷的少年给了银子也不吃面,莫非是要借凳子?没多想,反正有钱赚就是好的,便欣然转身忙活他的生意去了。

少年又转身回来冷冷的看了看云悠,竟然露出一丝窘迫。云悠不解的看着他,他要干嘛?

少年突然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瓷小瓶。云悠终于明白了他一系列的动作到底是为何。原来他是想给自己金创药。估计是看见伤口在腰间便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云悠大方的接了过来。拔开小塞,里面是精致的药粉,一股药香便扑鼻而来。云悠一闻便知是上上等的金疮药。看来这少年并不是普通人家练武的毛孩子。

自己想了想,只是稍稍倒了些在手上,背过身去将衣裳的裂口稍微撕扯大些,涂在伤处。这大庭广众之下定是不能解开衣裳的,反正衣裳也被匕首捅破,口子大小已经不在意了。

“……痛。”这边云悠“嘶”的一声痛得叫唤,那少年表情虽是冰冷,可也浮着几分担心。竟然轻声说了个“痛”字。搞得云悠也忘了疼痛,惊讶的看着他。自己忍着没叫痛,他却替她说了出来,看来其实这冰冷的小子(二十三岁的心理年龄,看十四五岁的男孩潜意识便叫了人家小子……)心肠是软的。

“不怕痛。”云悠学着他淡淡的口气说道,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对不起。”少年想了想,突然又开口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云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的伤又不是他捅的,他说对不起作甚?难道是说因为这药让她痛了对不起?不至于吧。

少年沉默了半天,就在云悠已经对他开口不抱希望的一刻,他轻声说道:“玉镯。”

原来如此,云悠终于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这怎是你该说的,你救了我倒说对不起了,是那歹人弄碎的,跟你毫无关系。你不用担心。”原来他是觉得他那一击使得三角眼摔碎了玉镯,本来怕是要帮忙拿回来的,这下镯子竟碎了。心中不免有些歉意。

“而且这镯子是我刚买的,并没有什么珍贵的意义,你不用担心。等明日我让哥哥再买一个便好。”想了想,她赶紧再解释了下这镯子并不重要。不知为何自己总是看不得他眼中隐隐仿佛如犯了错的小孩般内疚的眼神。

少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下头,云悠看着少年站在那里,自己朝一旁挪了挪,然后拍拍身旁的空出来的条凳,“你也坐吧,这样站着我看你看的脖子都酸了。”

少年愣了愣还是坐了下来。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云悠实在是憋不住,心想是不是自己不说话,他便这样与自己坐到早晨?

“恩……我刚才是和哥哥嫂嫂走散了,他们或许正在找我,你要不……陪我等着他们?我怕再在人群里乱窜反而离他们越来越远。”云悠终于憋不住朝少年问着。其实私心里倒是希望与他多呆一会。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那一眼竟然就对这个少年动了心思。从他牵着自己离开,给自己药,这心思就更加的乱了。

少年没说话,也没有看她一眼,只是直直的看着眼前穿流的人群,过了会才又点了点头。

云悠有些失望的红了脸颊,看来自己倒是有点自作多情,估计他其实并不像留下来陪自己,自己开口了人家才不好意思拒绝的吧。

“恩……要是你有事,你,就先走。我没事,我在这摊子边坐着,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估计也没有歹人来找我的麻烦了。”

少年还是一脸冷然,沉默许久却开口说道:“等。”

云悠一愣,他是说要陪自己等吗?心中顿时划过一阵温暖。

过了会依旧冷场,云悠又止不住说到:“你……你的面具和我的面具是一样的,挺有缘的。”说完自己就后悔了,小脸涌上一阵潮热,幸好那少年没有回头,不然真是羞愧而死。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二十三岁的“老女人”了,这会儿怎么一见他便成了个毛毛躁躁不会说话的小丫头了。白天的稳重到哪里去了。

少年依旧半天没有反应,搞得云悠真想给自己一个爆栗!看,丢人了吧,人家根本没听你说什么。

“有缘。”冷不丁,那少年突然也冒出了这两字。云悠惊得只差没载个跟斗。他是什么意思?是同意自己的看法,也觉得有缘吗?

不过云悠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少年每次冰冷的不说话之后,大多还是会给个回答的,虽然很简单。(是太简单了好不好?)但也算是回应了自己。就姑且将他的冰冷时间看做是思考时间好了。

要不问问他的姓名?虽然知道以这少年的冰冷程度来看,这次之后估计再无相见之日。她即使是动了心思,可这擦肩而过的“缘分”或许也就这些了。问个姓名留个念想倒是可以的。

“你叫……”

“悠儿!悠儿!”一声熟悉的呼唤让云悠警觉起来。是二哥的声音!

“是我二哥!我听见他的声音了!”云悠赶紧朝着一旁的少年说道。转头急迫的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寻找他们的身影。

一旁的少年只是静静的站起身看向远处,什么也没有多说。依旧冰冷如昔。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突然露出了云啸的面孔,让云悠一下子就发现了他。他正朝着自己招手,拉着紫莺穿梭在人群里,尽力靠近这里。

“二哥!我在这!”云悠也招着手朝他跑去。

正在此时,远处隐隐传来一声怪异的笛音,那少年冰冷的面孔瞬间更加凌冽,他有意的看向远方人潮涌动之处,又再次回过头望着跑进人群的云悠。

凤眼如斯,却冰冷中参杂着隐隐的痛。

他看向见人群中出现的那个高大的蓝衣少年云啸,身旁牵着一位身着淡紫衣的紫莺。两人越来越近。

“云啸!是悠儿!是悠儿!”紫莺激动的拉着云啸的衣袖叫道,心中又是激动,又是自责想哭。

云悠被云啸直直的拥进了怀中。“悠儿!”云啸冲着云悠激动的叫了一声。心中的恐惧这才减去几分。

少年听着云啸和紫莺声声叫着“悠儿”,他眼中闪了闪,

却仅仅那么一瞬间的柔和,便走进了人群,很快的消失在黑夜之中,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只有那孤零零的条凳,静静的立在那里。

云啸和紫莺转眼看到了云悠上上的血迹,惊恐的叫了起来。云悠赶紧解释了一遍刚才的情况,并说了黑衣少年已经给她了金疮药,伤口并不深,只是破了点皮肉而已,等回家在细致处理一下伤口就好。

说着云悠突然心中一紧。她竟然把他忘在了身后!

她赶紧的回过头朝面摊看去,看见的却只是一只条凳,再也没有那修长冰冷的身影。她的心突然骤紧。

“他走了?……”云悠喃喃自语,就这样走掉了?连一声再见都还没有向他说出,他就这样依旧冰冷的消失了。

“他?谁走了?那个救你的黑衣少年?”云啸不解的看着云悠异常的表情。

云悠顾不得一旁疑惑的云啸和还在处于后怕的紫莺,独自回到面摊旁,向四方张望着。没有……他真的走了。这么悄无声息,他连道别都不想?是自己自作多情?或

《云槿赋》精彩评论:

刚看完第三个副本。对比也是勉强看完第三副本败退,在对于每个副本的背景情况以及核心角色做了海量作者(绛霄)个人的推理分析以及细节补充。对的,细节,《云槿赋》单推崇细节。比如说:对星斗士副本中光速拳的推断。。。对风云副本中的武功推断。。。对大剑背境故事的全局式补全。。。对最终幻想中萨菲罗斯的前世今生做出的推断。。。对的,看书看个什么,除了脑洞,除了热血,除了感动,除了情节,其实还可以看个有趣。本人之仙草,在于此书,看点正是在许多细节设定上的有趣。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