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帐春》锦帐春宵(h)(倒浇红烛)全文 㚻 锦帐春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3-25 07:57:00

《锦帐春》锦帐春宵(h)(倒浇红烛)全文 㚻 锦帐春健全文 已完结

《锦帐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南鸢北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卿儿,伯府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帐春》是南鸢北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卿儿,伯府,书中主要讲述了: 昨夜又突然下了场爆雨,来得急去得快。翌日,云高天蓝,远山晴翠,也不似昨儿闷热,倒是个请宴的好天气。 下人们都早早起了,要赶在贵客...展开

《锦帐春》免费试读

昨夜又突然下了场爆雨,来得急去得快。翌日,云高天蓝,远山晴翠,也不似昨儿闷热,倒是个请宴的好天气。

下人们都早早起了,要赶在贵客来前将花园水榭收拾好。正院里,齐妈妈笑着给楚老太太梳头,“老天爷都知道您要请宴,瞧就来了场消暑的雨,今儿可真是凉快。”

楚老太太眼里也都是笑意,待齐妈妈将绣福禄寿地抹额戴好,再簪了支赤金景福长绵步摇,这才起身让丫鬟伺候着更衣。

楚老太太为了今日可是精心准备,想到一会镇北侯夫人也会到,这心里就喜滋滋的。她这儿心情正似窗外晴天,卿儿却是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她跑得急,险些将边上一人高的白釉绘仕女花瓶碰倒,上气不接下气道:“老…老太太,不好了!”

“像什么样!”楚老太太拧眉斥一声,好心情也被毁得差不多了。

齐妈妈也睃了卿儿一眼。

瞧这话说的。这丫头刚来到老太太身边还挺得体的,近年来行事越发跋扈,如今也不管忌讳什么话都往外蹦。

卿儿立即噤声立好,红着眼,不停绞着衣角的手显出她焦急不安。

楚老太太让人理好了衣襟这才问:“究竟什么事,像有鬼在后面撵你似的。”

“老太太,三…三姑娘叫了牙婆子上门,要发卖下人!”卿儿咽了咽唾沫急急回道。

发卖下人?

楚老太太闻言也是听了一惊,随即想到那三孙女昨日在自己面前要人的样子,无所谓的哼一声:“她要卖就让她卖去。”那些人卖了就卖了,反正也没有用处。

让……让她卖?!

卿儿脸色霎时变得白纸一样,猛地就扑倒在楚老太太脚下,“老太太,您不让她卖了奴婢啊,奴婢伺候了您那么些年,可是忠心不二的!”

卿儿说哭就哭得惊天地动的,楚老太太连忙抽了脚,然后才意识到她话里的不对。眉心一跳,弯腰盯着她说:“你刚才说卖谁?!”

“三姑娘要卖了府里死契的下人!三姑娘手里有着府里大半下人的身契!!”卿儿这是真怕了,眼泪成串往下掉。

刚才有人说三姑娘叫了牙婆子上门,她也不以为意的,可陈氏突然就传了话让府里大半下人集中到花园去,还点了正房不少人的名儿。她以为长房那对母女是故意找茬儿的,哪知竟是听到了三姑娘手里握了半个伯府下人的身契。

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当初进楚家时,她是卖了死契的,而那些身契一直都是在嫡夫人手里,再后来应该是到了陈氏手里!

楚老太太闻言踉跄着退后几步,脸色发青,齐妈妈忙扶稳她。

“快!快去花园!那个死丫头要翻天了!!”楚老太太抬手指着门,整个人都在颤抖,嘴里催着要快,可脚下却怎么都抬不起来。齐妈妈见状忙让人抬软辇来,然后和丫鬟一起合力硬将楚老太太扶出了门。

花园里,伯府一半的下人都聚在假山的空地前,粗略一算有三十来号人,其中有厨房采买这样重要地方上差的。他们刚刚也听到了三姑娘与牙婆子说的话。

说他们都是当差不利的,反正留着也没有用,就全卖了,价钱随牙婆子开。就好像是对街边烂菜叶那样嫌弃。

众人内心惶惶,甚至还有些茫然,不明白怎么就要被卖了。

牙婆子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红配绿。她看着黑压压的一堆人,眼角直抽,她的老天爷啊,她从来没有见过哪家勋贵说卖下人,一卖几十号的!也亏得她在京城颇有名气,有吞得下几十号人的本钱,不然怕要被吓到调头就走。

而且,一般这样大量发卖下人的,多为遭了变故的。她也没听说过威远伯府有什么大难临头事。

牙婆一言难尽地看着端坐椅中的少女,她还那么淡然的喝茶,腕间一对玉镯在随着她的动作间轻轻相碰,发出极好听的清脆声响。

“那个……夫人。”牙婆放弃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说道,侧身与坐在边上的陈氏说,“您确定这些人都要卖了?”里面有几个穿着体面的,估计还担着小管事一类的差。

陈氏奇怪地看她一眼,“你没听三姑娘说?卖!”

牙婆子眼角又抽了抽,似乎这两位真不是在说笑。她回头看那些已开始跪地求饶的下人,犹豫着道:“那价钱……”

“卖什么卖!我老婆子不许!一个也不能动!”楚老太太被抬着到了花园,气急败坏。

她一出现,不少下人眼里都升起了希望的光芒,更有得脸的已哭着跪倒地软辇边上,哭得泪两把。

牙婆也是有眼力劲的,更别说楚老太太穿着一身富贵,被人簇拥着。她知道这生意也许有变故了,索性也不作声,站到远远一边看情况。

见到楚老太太前来,梓芙一点儿也不吃惊,她不来才让人奇怪了。相比她的镇定,陈氏却紧张多了,站起身,神色焦急看向梓芙。

楚老太太安抚了哭诉的人几句,被卿儿搀扶着下了辇,神色极冷。她质问:“三丫头,你在胡闹什么?!”

梓芙这才站起身,好整以暇地道:“我在处理怠慢主子,没有规矩的奴才,怎么这到您嘴里就是我在胡闹了?”

楚老太太又气得浑身发抖,她都忘记了这丫头嘴利得很。她脸一沉,压低了声音:“他们敢怠慢你,打一顿就是了,这般做不是叫满京城看伯府的笑话?”

“伯府?”梓芙闻言哂笑一声,分毫不让的针锋相对起来,“您倒是记起来这不是楚家二房,是威远伯府了。”

楚老太太被她噎得快要翻白眼,也看明白她这架势是豁出去了。昨日才在她面前说了楚嘉和才是家主的话,今儿就要卖下人,这不是立威是什么。楚老太太看到她捏在手中的一沓身契,悔得肠子都青了。

当初来京城时她也是太过欢喜,又将姐弟俩亲娘的嫁妆攥到了手中,却忘记了这些下人的身契。这些可都是一直在楚家伺候的,其中还有着她得力的。

楚老太太想清楚梓芙的用意,脑海里不停想化解的办法,府里的管事在这时寻了前来。齐妈妈见祖孙两僵持,只能先听听管事要禀什么,听了两句,齐妈妈神色也显出不好来,一张胖胖脸的上全是急|色。

她走到楚老太太身边,附在她耳边说:“老太太,戏班子的人已经到了,戏台子还没有搭起来。再有您娘家那边已先行来了人,说再几刻钟也就到了。”

阳光之下,楚老太太听得浑身发凉,看向梓芙的目光充满恨意。

——她是故意等着这个时候的!

《锦帐春》精彩评论:

黑暗向,种马推土机,春秋时期。不得不说这主角(卿儿,伯府)原先是还有感情的,当真心爱主角(卿儿,伯府)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卿儿,伯府)的女主(卿儿,伯府)嫉妒给阴死,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虽然 这女主(卿儿,伯府)被主角(卿儿,伯府)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但这主角(卿儿,伯府)彻底成推土机,没有感情了,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