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倾帝业》倾帝残妃 年上攻 妃倾帝业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0-03-23 07:59:42

《妃倾帝业》倾帝残妃 年上攻 妃倾帝业同人志 已完结

《妃倾帝业》

来源:作者:风卷寒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冯凝,言钰

《妃倾帝业》是风卷寒云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倾帝业》精彩章节节选: 翌日,天还未明,冯凝便从梦中惊醒,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咋一看来,晶莹剔透! 她又梦见数日前东乐,北安,西齐三国联盟的军队杀...展开

《妃倾帝业》免费试读

翌日,天还未明,冯凝便从梦中惊醒,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咋一看来,晶莹剔透!

她又梦见数日前东乐,北安,西齐三国联盟的军队杀入南陵皇城,战马飞踏,士兵全力拼杀,整个南陵帝都遍地血流成河的场面,父皇和一众皇兄战死,母后殉情的场面了。

连日来每晚只要一入眠,她便会做这个梦,然后在慌乱害怕中醒来!

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后正欲起榻,却发现自己除了那件大红色的喜袍,根本就没有衣裳换,一时间只得楞楞的坐在榻上。

与此同时,独孤云亦倒是一夜好眠之后醒转过来,从榻上坐起来后轻轻唤了一句“蓝轩”便安静的坐在哪里。

原本躲在暗处护卫独孤云的蓝轩听到主子叫自己,立马现身,毕恭毕敬的跪在了独孤云面前:“公子!”

“替我更衣,扶我去轮椅上!”独孤云清凉的话语,在这天还未明,迷雾朦胧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的冰凉刺骨,深入人心。

“是。”蓝轩领命将一切做好后,便静静的站在一旁,主子不言语,他也不敢多说一句,同样,主子不叫他退下,他也不敢退下。

“言钰回来了么?”独孤云似乎想到了什么。

“回公子,昨夜您刚入眠一个时辰,她就回来了,我们怕打扰您休息,便没叫醒您。”蓝轩一边小心翼翼的回话,一边暗中观察主子的神色,本来昨夜言钰一回来,他就打算叫醒主子的,毕竟万一主子有什么急事,可耽搁不得。

但昨夜言钰回来后,却说不是什么要紧事,便也没打扰主子,现在来看主子的神色,的确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然他和言钰可就有得好果子吃了。

“嗯,你退下吧,去将她叫来。”独孤云话落,蓝轩便欲去叫人。

刚走到门口,独孤云却再度缓缓开口:“另外,让她准备一套女人的衣裳。”

顿了顿,又道:“就挑一件白色的烟云蝴蝶裙吧。”

蓝轩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心中疑惑主子要一件女人的衣裳做什么?但嘴上也没敢多问,只得领命的去了。

片刻功夫,一身着白色锦衣,满头雪白色短发,左手握一把长剑,右手拿着一件白色的烟云蝴蝶裙的女子站在了门口,正是言钰:“公子。”

“查到了么?”独孤云对待和自己比较亲近的人,都喜欢开门见山。

“属下无能,只查到南宫姑娘是六日前昏倒在安乐村的河边,被一户人家所救,救她的那家人原本有个女儿,与当地一户员外家的公子定有婚约,可是他们的女儿跟情郎私奔了,他们便想用南宫姑娘顶替他们的女儿嫁给那员外之子,想来也就是昨日出嫁时被强盗劫婚,撞见了我们。”

言钰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再往前的事情,属下丝毫查不出来。”

“如此说来,她昨日的话都是编的了,事实全然不如她所说那般。”独孤云面带浅笑,昨日他就看出那人在说谎,如今看来,那人不止说谎那么简单,应该还有大秘密,“你将手中的衣裳给她送去吧,再连早膳一起给她端过去,等她用完了早膳,你再顺便替她打通任督二脉。”

“公子……”言钰有话想说,却是欲言又止。

独孤云自然明白她要说什么,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回答道:“接下来的事情就吩咐下面的人去查吧,你不用去了,我自有打算。”

言钰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听主子都这么说了,她亦不好再多言,只能按照主子的吩咐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半柱香的时间,言钰便到了熙枫阁,站在门口伸手轻轻地敲了两下:“南宫姑娘可是醒了。”

一直呆愣在榻上的冯凝听到言钰的声音,立刻回道:“已经醒了,言姑娘有事么?”

“公子让我送衣裳和早膳来给你。”简短的一句话,言钰便将来意道明。

闻言,冯凝怔了一下,心想这独孤云身为一个男人,做起事来倒还真是细心周到。

敛了心神,从榻上起身穿好鞋子朝门口走去打开了房门,就见言钰站在面前。

见房门打开,言钰不等冯凝说话,便径直走了进去,将早膳和衣裳分别放在了梳妆台和床榻上:“南宫姑娘换上衣裳就赶快用膳吧,用完膳我好替你打通任督二脉。”

从始至终,言钰都没有正眼看冯凝一眼,且说话的语气冰凉的没有任何一丝温度,显得今天的她好像心情极为不好。

冯凝心中也是疑惑非常,到底是谁又惹这‘女魔头’生气了?

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冯凝只得收起心思,走到床榻边打量着衣裳,只见是一件纯白色的烟云蝴蝶裙,既不华丽,也不朴素,倒是挺适合自己的风格,几年前就想要一件这样的衣裳来穿,可是那个时候父皇母后不同意,说是自己身为公主,岂可穿的那么节俭,如今倒是阴差阳错的了结一桩心愿。

怀着美好的心情穿上了衣裳后,冯凝又走到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用早膳。

冯凝用膳的时候,言钰一直在旁边,虽然如此,冯凝没有半点不适,毕竟她也曾身为一国公主,每日的起居用食都有宫女太监服饰。

言钰虽然不知道冯凝的真实身份,但也知道她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所以自己站在一旁,她能安然用膳,没有半点不适,也属正常。

只不过对于冯凝昨日说给自己和公子听得那些谎话,着实让人生气,自己还偏偏出言相助,让公子将她留了下来。

比这更可气的是,只怕公子早在昨日就听出了冯凝的谎言,所以才会叫自己去查,查完之后还让自己给她送衣裳和早膳,还要给她打通任督二脉,自己虽然想开口拒绝,可是公子的命令又岂能随意违背?

就在言钰心思百转千回之时,冯凝已经用完早膳,当她看到言钰那一脸不悦的容颜,心中不禁再度疑惑起来:“言姑娘今日看起来脸色不好,是发生何事了么?”

“没事!”言钰本来就是生冯凝的气,此时听到冯凝的声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态度十分不友善,“你若是用完了早膳,就赶紧过来上榻打坐,我好给你打通任督二脉!”

冯凝从小生于皇家,在温室中长大,更是她父皇的掌上明珠,天之骄女,从来都只有她数落别人,给别人气受,别人还得毕恭毕敬的听着,违心的感谢着,何曾受过别人的气?

一时间心里只觉万般委屈,先前穿衣裳时的喜悦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苦闷,更甚至差一点没忍住那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闭目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告诉自己,自己已经不再是南陵皇室的公主,没有人会再也不敢让自己受气。

如此想后,冯凝的心情缓解了一些,便站起身走到了榻边,上榻打坐。

言钰此时也是上榻,双腿盘起坐在了冯凝的身后开始运功,先是双掌对向平行,从腹部缓慢而上至胸前,然后迅速一下翻转紧贴在了冯凝的肩处。

霎时间,冯凝只觉得有一股热气进入体内,炙热的快要窒息!

随着时间的流逝,冯凝是越来越承受不住了,身子刚往前挪了一点,便听到言钰严肃认真的声音:“不要动!”

无奈之下,冯凝只好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言钰帮助她打通任督二脉。

不知又过了多久,冯凝几乎就要睡着的时候,言钰却是突然一下撤回双手,然后迅速在冯凝的背上点了几下穴道,然后缓慢收回内力。

这一刻,冯凝只觉得终于解脱了,而且整个人感觉都比之前精神多了,身体内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回头再看言钰,只见言钰的状况和她比起来就大相径庭了,脸上却是豆大的汗珠,整个人看起来也是疲惫不堪的样子!

“你还好么?”冯凝本来因为打通了任督二脉而无比精神的情况有些兴奋,可一看到言钰这般疲惫的模样,不免心中有愧,毕竟是为了自己她才会这样。

言钰本来是闭着眼睛半躺在榻上,闻言,缓慢的睁开双眼:“公子还在云中院等着呢,过去吧!”

话落,言钰率先站起身走了出去。冯凝盯着言钰的背影若有所思,只待言钰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她才也跟着起身走了出去。

盏茶功夫,二人一前一后到了云中院,只见一白衣男子坐在木制的轮椅上背对着他们,静静的看着他前方不远处的池塘里那些欢快的鱼儿。

“你们来了。”话一出口,便有一股清凉的感觉席卷他人全身,接着,轮椅一转,白衣男子正面对着冯凝与言钰,正是独孤云。

“看你的精气神,想来任督二脉该是打通了。”一股如同微风吹来的清凉感再次从独孤云口中传出。

“刚刚言姑娘已经为我打通了任督二脉,我精气神比从前要好许多。”冯凝不是第一次见到独孤云,也不是才知道独孤云的话语会伴随着一些清凉且淡淡的清香,所以自然没有失态,话音一转道“但是言姑娘好像很累,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独孤公子,今日就让言姑娘好生歇息吧,她今日要做的事情,就让我来替她做吧!”

“我不需要。”不待独孤云表态,言钰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公子,我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损耗了一点内力,歇息片刻便无事了。”

独孤云见此情形,一抹漂亮的难以形容的笑容在嘴角处蔓延开来:“你都听到了?”

冯凝不知道明明昨日还对自己十分热情的言钰,为什么今日会对自己这么冷淡,甚至嫌恶。

既然别人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自然也不好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一时间只得抿唇点

《妃倾帝业》精彩评论:

还有就是,文青、啰嗦,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就是为了吐槽吗?当局者迷,你自己想得多么好,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就是痴线的意思。成功的作者(风卷寒云)和扑街作者(风卷寒云)的区别,在于成功作者(风卷寒云)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扑街作者(风卷寒云)控制不了,还说读者看不明白。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