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逍遥御风》逍遥御风决 Mary 逍遥御风Twink

更新时间:2020-02-18 14:59:50

《逍遥御风》逍遥御风决 Mary 逍遥御风Twink 连载中

《逍遥御风》

来源:作者:斑蝥分类:玄幻修真主角:参蟾,符布

《逍遥御风》由网络作家斑蝥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参蟾,符布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夜已深了,四周人们的嘈杂声渐渐淡去,只有远处的高楼窗口还有稀疏的灯光。 在这个空旷的院落中,一个身材修长、一脸书卷气的年轻男子仍...展开

《逍遥御风》免费试读

夜已深了,四周人们的嘈杂声渐渐淡去,只有远处的高楼窗口还有稀疏的灯光。

在这个空旷的院落中,一个身材修长、一脸书卷气的年轻男子仍执着羊皮古卷上的“神之遁”,对着星空喃喃自语:“面北斗,背南极,聚三花,凝七魄,参蟾而逸……这几句是叫我面向北方,聚精气神三花,凝聚元神,可是什么是参蟾而逸?神之遁也没有做出解释。”

男子抱头苦思,不得其解,心中不禁怨怼不已。“这些古代的高人留书传道怎么这么含糊隐晦?就不怕弟子看不懂,或是误解,真有误人子弟之嫌。”

那男子在思索中,灵动的双眼乱转着,略偏瘦长的下巴和有点深陷的眼窝告诉人,他是一个不太注意身体的家伙,从有点凌乱的头发看得出他对自身形象并不太注意。

他穿着小背心和短裤,看不出他穿衣的习惯,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形象,整体来说,这家伙给人的是比较斯文的感觉。

在他身后,一扇房门打开,一个和他年纪相若、身形比他高几分、略微粗壮的年轻人走出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朝那个苦思的男子做了一个与英俊相貌不符的鬼脸。“你还不去睡吗?都快一点钟了,明天还要挖掘三号坑呢!”

那个被打扰了思绪的男子不悦地回过头来,“剑客,你穷嚷嚷什么?我正在思索大天师羊皮古卷上的神之遁,别来烦我,要睡你自己先去睡。”

剑客嗤之以鼻,“算了吧,你以为你的绰号叫作大师,就可以参透不成?当初你在茅山挖掘天师墓时,不也练过茅山符籙法,到头来除了学会一些像催眠术之类的雕虫小技之外,一无所成;还有,你在终南山挖掘重阳祖师观时,不是还练过全真诀吗?结果心神不宁走火入魔,差点送了命……”

大师连忙打断他的话:“好了,别说了。”他打了个呵欠,觉得困了。“我去睡了,真是怕了你,你以为我学这些东西没有用?我只是还不知道它们的用途,或是没找到应用的方法罢了。我想,这就像画一条龙,现在我还在慢慢地描着一鳞半爪,总有一天到画龙点睛时,我就会一朝悟道,豁然而通。”

剑客嘿嘿笑个不停,“然后就鸡犬升天是不是?少做你的修仙梦了,你这小子就算修得成也有限得很,总之我看你是没长进的……”

大师拍了下剑客比他的肌肉更为结实的后颈,“你给我住口,又来打击我的热情。”

二人于是笑着进了房间。

天未亮,二人就起床,大师随意地套上工作服,出去做早饭,而剑客拿了一把龙泉剑到院中去练剑,冲了个凉水澡回来后不吃早餐,却很认真地对着镜子上发胶。剑客本来就比大师长得英俊,身材也更健硕,还很注意自身形象,加上长期锻链身体,拥用一副好身材,所以他才是两人之中最吸引女孩子的人。相比之下略显文弱、还带三分书卷气的大师像是他身边的陪衬一般。

开车时间到了,两人草草吃了几片烤吐司和一杯牛奶就匆匆地提着小巧的挖锄、小筛子和帆布袋等考古挖掘工具就和大队人马上车,前往考古发掘场,因为今天的任务是要挖掘天师府的三号区。

天师府第是最大的道家遗址,相传是元代御封天师的府第,但是,天师一系从汉朝就定居在这里了。

这次挖掘的第二十四代天师的别府旧址,县志有记“二十四代的天师有飞遁之术,会飞天遁地,一遁不知所终”。这片地区的文物分布在地下一米半到两米深的唐代土层,所以挖起来很累。考古协会经过多方的协调才得到这个遗址的挖掘许可,若是没有天师后裔的首肯而开挖,会引起道教协会的强烈抗议。

大师和剑客就是考古队的资深考古队员,二人同年同届同班从河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同吃同住,好得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二人都是孤儿,当时是在政府保送之下学习考古专业;二人对考古工作都十分专精,年纪虽然不大,从实习开始就一直在这个考古队里工作,至今已经有五、六年了,时间不算长,资格倒是很老。

而且考古队这种工作走南闯北的,一年到头换驻地,中国方言的八大语系他们倒是学会了六种,除了藏语和蒙古语之外,北方、晋、湘、吴等地的方言都能说得一口流利,连人称鸟语的闽、粤土话他们都能听得懂。

大师名叫洪达士,是个古文字专家,研究历史文物之余最爱玄学,每得古代术法必学;例如这回的神之遁便是前天挖掘出来的文物之一,大师就借来研究。队里的保管组知道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也乐于出借,所以总是能得到第一手资料。

大家都知道他爱研究玄妙古怪的玩意儿,所以认识他的人都不叫他的本名,而叫他名字谐音的绰号“大师”,大师的性格虽然因为玄学而显得有点木讷,混熟了就知道他是个学识渊博并且健谈的人,加上本来就有三分书卷气,所以在队里人缘还算不错。

剑客名叫龙剑可,他则是个挖掘巧手,经他挖掘和修复还原的古物几达天衣无缝。他是个武术爱好者,也练得一手好剑,不消说中国的几大流派的剑法,连西洋剑法他也是个中高手,他在省武术大赛得过舞剑的银牌,也是击剑大赛的冠军,倒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剑客”。他外向开朗,能言善道,为人讲义气。

大师和剑客一文一武,性格截然不同却相处融洽,大家都纳闷这两人怎么能混在一起?

一天下来,两人负责的坑,挖了有二米深了,却是一无所获。听见考古队的收工集合号角吹响了,两人于是收拾工具,慢慢地向接送的专车走去,耳中听到大伙儿边走边热络的讨论。

“明天是星期日,我们要去哪里调剂生活?”

专车的司机从车窗探头出来,“嗨,离这里最有名的名胜古迹是玉蟾台,明天你们不如去那儿玩吧。”

大师心里灵光一闪,玉蟾台?莫非与那句“参蟾而逸”的“蟾”字有关?他连忙追问:“司机先生,玉蟾台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为什么叫玉蟾台?”

司机口沫横飞地说:“这个嘛,有两个传说,一个是大天师在山上一个石台上杀死过一只玉蟾精;另一个相传这是二十四代大天师拜月祭蟾宫的遗址。反正都跟大天师有关,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我也分不清。”说完,司机按按喇叭,“上车,开车啦。”

剑客在后面推了一把还在发愣的大师,“上车了,你发什么愣?”

蟾蜍?蟾宫?哪个解释对?

这一路回去,大师想得专心,直到又被剑客狠狠推了几下才回过神来,却见车子已到达驻地大院,所有人早下车了。

这夜,大师自是睡不着,他在灯下对着那张羊皮古卷看了又看,口中喃喃不绝。

剑客没好气地说:“你快把这羊皮古卷还给保管组吧,人家借给你看是违反规定的。什么神之遁?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

大师没理睬他,其实他还陷在思索中,剑客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耳里,他的心早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玉蟾,就是白的蟾蜍。蟾宫,就是月亮……”

第二天一早,剑客推醒了刚合眼睡着不久的大师。“起床啦,你去不去玉蟾台?司机答应为我们免费发车呢。”

大师不情愿地睁开眼,“难得休息,有什么好去的,我还没睡够……”他翻过身,又想找周公的女儿约会去。

剑客在他的耳边笑着提醒道:“你真的不想去看看那是个拜月祭蟾宫还是动物园?”

大师一时没听清,含糊地问:“什么动物园?”

“蟾蜍呀。”

蟾蜍?大师心头一震,登时睡意全消,一跃而起。“对,要去看看。”他立刻起身准备。

玉蟾台其实是水边的几个小山包围之地,前临一条不大的河和一片冲积平原,背傍一条绵延几十里的山脉,只是在最高的山上有几个凉亭,有点风景独秀的味道。

大师钻研玄学多年,对气数风水也十分在行,一下车,他眼睛四面一扫。

“咦?这是块风水宝地。”他兴奋地指着凉亭后面的大山脉赞叹道:“后依卧虎岗,前临蟠龙河,中隆皇极岭,正是阴阳交会、龙虎兴之福地。”

司机讶然,“你以前来过这里?这大山原本确实叫卧虎岗,后来才改叫兴旺岭,下面的河原叫蟠龙曲,现在叫九盘弯,这中间的山岗正是叫皇极岭。”

剑客这才对大师刮目相看,“唷,你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像个大师。”

大师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罗盘,而且是风水先生专用的那一种,四下看一看,眉头皱了起来。“怪了,这座有凉亭的山是拜月祭蟾台?”

司机已停好了车,走过来。“这里就是了。”

大师怀疑地说:“这台是什么时候修的?”

司机搔着头,“不清楚,打我小时候起就在这儿,原先没有修亭子,这里倒是没什么,只有几块大石,已经有几百年了。”

大师摇头,“怎么会如此?这个山头分明不是风水之脉点,大天师怎么可能在这里上头建台?”

司机大笑,“你装神扮鬼露馅了吧,怎么会不是这个山头?这些都是有年头的东西了。”

剑客也推大师离开,“算了,别不懂装懂。”

大师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没错,这里是龙虎之气不实之处,绝对不是正坛,正坛应该是在……那里!”他坚决地指向临河边、离山很远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土墩,那里是唯一不长树木之处,只有萋萋长草,他相信那里才是气脉点。

剑客平

《逍遥御风》精彩评论:

都市异能,超能力题材,日常生活轻松风格老作者(斑蝥)熊狼狗的新作,一改过去苦大仇深,杀伐果断的套路,这本的主角(参蟾,符布)是个宅男,梦想是做一条咸鱼。主角(参蟾,符布)能力是可以借用自己养的猫的超能力,主角(参蟾,符布)升级的路线是养越来越多的猫,收获越来越多的能力。前半部很不错,后半部外星猫战争有点出戏。只看前半部是仙草,都市超能力题材的仙草。后半部勉强可以看,但是没有惊喜。目前已经完本。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