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免费阅读 紧缚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2-09 15:01:55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免费阅读 紧缚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健全文 已完结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

来源:作者:东弦分类:青春校园主角:南一川,赵俊成

火爆新书《那个校草非要追我》是东弦所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主角南一川,赵俊成,书中主要讲述了: “是你?”见是南一川,赵俊成的笑瞬间凝结了。 他原先对这位太子爷未有抵触,只这最近赵家生意频出差错,他父亲一夜白了头发,他强追问...展开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免费试读

“是你?”见是南一川,赵俊成的笑瞬间凝结了。

他原先对这位太子爷未有抵触,只这最近赵家生意频出差错,他父亲一夜白了头发,他强追问下才知是sourire珠宝在背后捣鬼。

赵氏企业不过是个小型企业,和南家压根不在一个档次,自也不存在对它的威胁了。

南家这么做,无外乎想要故意搞垮赵氏。

除此之外,赵俊成想不出别的理由。

……

医务室靠近校门口,校外有卖小吃,小吃摊飘进来了阵阵香味。

苏篱落感觉的到两人间的气氛诡异,她心想不能把她的事扯到赵俊成身上。

于是,她摇晃着他的胳膊,讪笑着说:“俊成,我觉得外边新出的月亮饼升级版的那个挺好吃,咱们……可以去尝尝。”

赵俊成转过头,冲她温柔一笑,眉宇间尽是宠溺。

他说:“好,不过要你请客。”

苏篱落闻言,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拉着他便想离开。

“……”

可恶!

这女人,把他当成透明人?

还当着他的面和赵俊成那般亲密,是活的不耐烦了?

“站住!”南一川双拳紧攥,手臂上的血管狰狞着想破壁而跃,他哑着嗓子,声线凌然:“苏篱落,谁允许你走的?”

赵俊成闻言转身,看向他时,眸光里全成了厌恶:“篱落是人,是独立的个体,腿长在她身上,脑袋长在她头上,她有权利选择跟我在一起,你凭什么管?”

苏篱落:

这话听起来,是有报复的快感没错。但那句“选择和我在一起。”怎么听怎么别扭。

说的好像他们是三角恋一样?

“呵……”南一川似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不屑着冷哼:“那你呢,你和苏篱落是什么关系,你又有什么权利和她在一起?”

苏篱落:

两人四目相对间,眼里相互的火花相互碰撞着,“噼里啪啦”的响起一阵刺啦声,惊的苏篱落忙问:“俊成,你和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是。”

“是。”

两人异口同声,指的却不是同一方面。

苏篱落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样,夹在两人之间,右右为难。

跟南一川这恶魔回去?她是丁点不想!

跟赵俊成回去?她挺乐意,可万一俊成因她被报复了,那她心里该多过意不去。

“苏篱落,你最好给我过来。”南一川笃定着说,他凤眸微转,说:“当然,你也可以说‘不’,只要他能承担的起后果。”

“什么后果?”苏篱落脱口而问,见赵俊成脸色立即黑了下来,她知晓定是不好的结果,决定实施缓兵之计,暂时去南一川那边。

要杀要剐随他便,只要不伤害到俊成。

“篱落,别去。”她刚迈一步,胳膊身后人拉住了,他话里夹带着火气:“没想到堂堂南家大少爷,竟有时间和我们这种无名小卒计较。”

“俊成,不行,我不想你为了我……”苏篱落苦笑着推脱,她从小就知晓权财对他们下层人民的影响,只是没想过这影响这般深,还透着某种根深蒂固:“这件事本来和你没关系……”

啪啪啪。

南一川看两人这般“情投意合”,嘴角勾出他本人也说不清的情绪。

“我还真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关系好到了这种地步?”他不愿多废话,干脆过来一把把苏篱落抓过,当碰上赵俊成不服气的神情时,他嘴角轻勾,威胁:“不想要赵氏的话,直说,”

“你!”

听南一川亲口承认,他顿时气的肺炸,稍作情绪缓和后,他冷笑说:“我还真没想到,sourire是如此卑劣。”

“生意场上,刀光剑影在所难免。”

南一川说:“与其有时间在这里怨天尤人,还不如去提高本事。老祖宗都知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赵俊成,我坐等到赵氏垮掉。”

他说的云淡风轻,砸到两人身上却是千斤重。

苏篱落算是明白了,原来南一川不过是在仗势欺人!

她愤愤,话里带刺:“南少,这儿不是属于您该来的地方,像您这种高贵的身躯,只适合过来玩两天,你什么时候走?我好和俊成去开给你开个欢送会。”

赵俊成也想反驳,可他清楚他无可辩驳。

其实南一川说的并非完全没道理。

的确,他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和他匹敌,这无谓的辩论不能给赵氏带来任何好处,更不能……一直守护着苏篱落!

“想好了?”南一川眼神流转间,把苏篱落拉在身后,他嗤笑望着赵俊成:“你能否保证,再也不出现在她身边。”

他想了想,补充:“她是我的专属女佣,不适合出现在任何男人身边。”

“喂!谁说……”

南一川好歹是个大家族少爷,怎么净纠结女佣不女佣的事儿?

“好。”赵俊成强压怒火,笑望她:“篱落,等我强大起来,我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现在,很抱歉,只能让你先委屈一段了。”

他说话时认真极了,眸里闪烁过星星点点,硬生打断了苏篱落想骂街的话。

“俊成……”

她不敢直视他那双熠熠生辉的眼:“你其实……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苏篱落不是傻子,他对她一直以来都很好,她不是不清楚。

但两人悬殊太大,再怎么注定不会有结局。

……

赵俊成走后,苏篱落被怒气冲天的南一川强拉着去了医务室后墙和大石头的夹角处。

“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他?”

他把她推到石头上,赤红着眼问。

赵俊成愤懑离开前,那眼里分明是依依不舍,证明他的猜测不是无中生有。

他的玩具,旁人连碰下的资格都没有!

“南一川……”大石头并不平整,苏篱落背后被扎的生疼,疼的她的泪也流了下来:“你放过我们好吗?我和俊成是哪里惹毛你了?你要这样对付我们……”

她忽而觉得心头酸涩的要命,这两天状况不断,仿若梦般索萦着她。

这不该是她应有的生活轨迹,一切全像是乱了套。

“不可能。”南一川残忍的给出否定:“苏篱落,是你先招惹我的,故意吸引了我的注意,既然是你开了头,就别想着结束……”

他字里行间铿锵有力,说完连他自己有点意外。

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总也轻易在她面前暴走?

“人渣!要不是你差点撞到我奶奶,害我家破人亡,举目无亲……”苏篱落眼泪大把落下,如断了线的珠子,在他手背上滚落不停,她哽咽着说不清:“我这辈子,下辈子,都不想和你这种人有交集!”

南一川扣住她肩的手一顿,幽黑瞳仁大睁,经她这么一说,他倒也想了起来。

原来他觉得苏言面熟不是错觉,原来他和苏篱落第一次见面地点不是教室。

南一川陷入了回忆……

那天,南文曜突发了心脏病。

老爷子身子一向硬朗,却也不能抵挡“零件”的老化,那时家里佣人全放假了,只有他南秋晖在,两人急着把意识接近混沌的老爷子给抬上车,把他送进了病房。

路上一路闯红灯,压根没注意在斑马线上,穿的和她身旁那辆卡车背景板很相似的苏言。

等他发现时,已然来不及刹车,当时他心想着是老爷子的命最重要,真撞了人,要他坐牢他也愿意。

那侧苏言似是意识到了危险,她抬眼望来,那张苍老松弛的脸促成一团,黑珠里惶恐不堪——

“奶奶!”

上年纪的人走路大都不便,更别说逃脱,苏言愣傻的站在原地。

眼见要快撞上时,一道纤瘦的人影迅速扯过苏言,用力把她扯到一旁,两人抱着滚到了路边。

南一川下意识瞥她一眼,却见对方也望了过来。

他记的很清,那双瞳里的委屈,愤恨,不甘。

惊的他很久都没睡过好觉。

……

苏篱落见他神情复杂,露出不堪凄凉的笑:“终于想起来了?不然你觉得,像我这种身份低贱的人,会胆敢招惹你这种权势滔天的大少爷?”

她吸了吸鼻子,接着说:“南一川,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你会转进我们班……你知道吗?第一次见面只是我愣了会儿,就认出你是那个坐在车上的人,而你,对我半点印象都没有……”

南一川扯她胳膊的力道越来越松,他形容不出他究竟该是何种心情。

是!他的确是任性,跋扈,嚣张。

可,他不是没有人性,更不是没有心……

风拂过苏篱落的脸颊,她鬓角碎发随风贴在脸上,她背着光,那张精致的小脸已哭的不成样,她稍稳了下情绪后,又说:“还有……那件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她大力挣开南一川,转身那一瞬,憋住没多久的眼泪,又不争气夺眶而出,似是开了匣的水库,源源不断到停不下来。

“哪件事?”他没追上去,而是定定站在原地,看着那颗大石头,那上边有她的痕迹。

哪件事?

苏篱落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一声。

他还好意思……问她是哪件事?

那她今早流的眼泪,他是没看到吗?

她肿着的眼,他是刻意忽略了吗?

还是说,根本就是故意为之,根本是在幸灾乐祸!

思及此,苏篱落愤愤然大步流星的走了。

南一川听到脚步声一怔,这才想起她指的是什么。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东弦)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那个校草非要追我》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